热爱all冀。
微博@翻身的咸鱼不是好咸鱼
产粮缓慢但欢迎捕捉。

【邯我】邯郸

*我流邯我,大概没有爱情

*日常胡言乱语

 

 

 

我和他重逢,是在新世纪旁边的大广场上。我吃过晚饭出来遛弯,当时刚绕着喷泉走了半圈,一扭头就看见了他,还有点惊喜。

他把长发扎了个小揪揪,岁月没在他脸上留下一丝痕迹,笑起来还跟高中生一样,穿着肥T恤、大裤衩,脚上踩着人字拖,左手拿着手机,手腕上挂着一条细细的红绳。

我向他招手,他就笑着走过来,口气熟稔地说:“回来啦?”

我大学考去了外地,毕业后就留在了当地工作,仔细算算,有三四年没回来了。

“回来了才发现还是邯郸好,随便走走都能路遇俊俏小哥哥。”

我冲他挤挤眼睛,“是吧?”

他有点不好意思,就眨着眼睛一个劲儿地冲我笑。

这时候广场上正热闹着,有阿姨在这儿跳广场舞,还有小孩追来追去地嬉戏打闹;我借着路上街灯的光看他,没由来地觉得心里有点酸。

“找地方坐会儿?”

我问他,他点头。

最后我们坐在了广场边上的阶梯上面。他腿长,脚隔着一阶台阶踩在下一阶上,眼睛不知道盯着哪一处,嘴里低声哼着歌,手指在膝盖上敲着节拍。

我们安静地坐着,不知道说什么,四周都热闹着,只有我们这一角安静得空气都快凝固。

他哼的歌我听不太真切,隐隐约约的,只觉得有点温柔的意思。

又过了会儿,我问他:“你还是一个人啊?”

“啊,”

他被我打断,扭头冲我笑了笑,“可不是,谁看得上我这孤寡老人呐?我都习惯了。”

他看起来像毫不在意,顿了顿,又继续说:“而且像我这种人嘛,一个人才是常态。快乐是有限的,孤独才是永恒的。”

“你就好好过你的日子,别替我担心啦,日子总还能过下去的。”

这些话我离开邯郸之前他对我说过一遍,今天这是第二次听,已经没有第一次听那么难过了,只是还是感觉心疼他。

“你这思想可不健康,现在的爱情保质期多短呐,还以为跟您以前那样一谈就一辈子啊?”

我想了想,觉得他可能嫌弃我们人类短命鬼,“再不济,你那兄弟姐妹就没有看对眼的?”

“要有还能轮到今天你在这儿。”

他看起来像是被逗笑,“小丫头片子,操的心倒不少。”

我就不乐意他这么喊我,感觉平白叫人看轻了,但没办法,刚认识他那会我才上初中,他算是看着我长大的,几乎算我半个长辈了。

“光说我,你就没什么情况?外地的男生没入你的眼的?”

“不劳您操心,恋爱进行时了。”

我冲他晃了晃手机屏幕,有点刻意地得意地炫耀,“我高中同桌,就那个因为你总送我回家、好悬跟你打了一架的那个。”

他皱着眉想了想,才恍然大悟地舒展了眉头,“他啊。”

“可不就是他吗,后来还跟我说,觉得你长得太有威胁性,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让我离你远点。”

他就笑起来,但有点哭笑不得的样子:“混小子倒是挺会排除异己。”

“但你别说,当时我们学校好多女生暗恋你,经常跑来跟我要你手机号、QQ号。”

他似笑非笑地看我:“我说你高中那会怎么总有陌生人给我打电话发短信。”

“谁让你长得好看还那么年轻,我跟她们说你都四十多了,她们都不信。”

“倒成我的错了。”

他有点无奈,掐了掐眉心,暖橙色灯光落在他侧脸上,和当年记忆里的没有分毫差别,“看来以后……”

他未完的话音消失在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里。

他没有接起,只是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就站了起来,一边拍着屁股上的灰一边对我说,“临时有点事,先走了,你早点回家,回家路上注意点,小女孩得有点警惕性。”

我摆了摆手,示意他快走。

等他转身,我看着他背影,喉咙一痒,又喊他:“邯……赵邯平!”

他回头疑惑地看我。

我头脑一片空白,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喊住他,犹豫了下,就冲他挥挥手,“你也小心。”

他笑了笑,点点头示意,就离开了。

他转眼就融进了人群,我再也找不见他了。

 

END

评论
热度 ( 3 )

© 云间有风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