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all冀。
微博@翻身的咸鱼不是好咸鱼
产粮缓慢但欢迎捕捉。

实维我仪 01

*普设,老秦少冀

*我流秦冀,三流爱情故事

*破镜重圆梗,以及酒后乱那个啥

 

渴求各位大佬评论!骂我也好求给评论!

 

陕西(男体):秦雍

河北(男体):季钟

河南(男体):洛豫

山西(男体):姜晋和

 

 

 

 

今夜有暴雨。

凌晨一点半,瓢泼大雨浇透城市的时候,季钟还被压在落地窗前面的地毯上,身上汗津津地迎合着秦雍的节奏运动,他手臂勾着男人的脖颈,头埋在秦雍颈窝里,尚有余力去控制自己不发出太过分的声音。

而秦雍一直用力抱着他,但一句话也不说,像是迫切地想要证明一些东西,动作激烈而急切,只在季钟忍耐不住地咬住他肩膀的时候低声喊:“宝宝……”

声音含糊沙哑,低得像一声叹息,随之而来的灼热呼吸都扑在季钟耳边,然后他的唇会落下来,安抚地亲一亲季钟的耳垂,温柔而缱绻。

于是在轰鸣的雷声里,季钟闭上眼,更紧地拥住身上的人,近乎虔诚地把自己献出去。

 

 

 

1

秦雍大二的暑假,自己一个人去邻省玩了一圈,为期半个月,回程时路过他嫁去外地的小姨家,于是顺便去探亲。

他到的那天不巧是工作日,于是他也没惊动小姨和姨父,只和刚结束补课在家休息的表弟姜晋和通了电话,就自己打车过去了。

秦家小姨在这个城市是有东西两套房:因为比较小,而且离学校近,所以东边那套是姜晋和自己住着,只另外雇了个阿姨打扫房间和做饭,秦家小姨和丈夫都在西边那套房子;秦雍要去的就是东边那套。

司机把秦雍送到小区门口,他拎着行李箱下车,还没想起来姜家该怎么走,就听见后面有个少年非常欢快地喊:“哥!!!”

秦雍应声回头,看见两个穿短袖短裤的少年正蹲在小卖部门口的阴影里一人一根地吃冰,其中一个正高高兴兴地冲他疯狂挥手:“哥!这儿呢这儿呢!”

天气热,本来街上也没多少人,姜晋和这两嗓子喊出来,几乎为数不多的几个人都侧目看了过来。

有那么一个瞬间,秦雍不太想走过去,昧着良心想假装自己不认识这个傻玩意儿。

他原地尴尬地咳了两声,这才抬步走过去——当然不是看着姜晋和走过去的,他怕他弟太兴奋扑过来给他个熊抱,这大庭广众的,影响不太好;于是他把眼睛放在了蹲在姜晋和旁边、正和他一起站起来的少年身上,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来看,肯定是认识的,而且关系还不错。

那少年皮肤有点黑,大约是晒的,短发清清爽爽的,眉眼挺精致,比一般男孩子要好看很多,以一个gay的视角来看,挺符合秦雍的品味。

秦雍走到近前,把眼睛再放到表弟身上,张口非常嫌弃地表示:“才多久不见,又黑了一层。”

话是这么说,不过姜晋和长相有点小白脸,黑点反而有些阳刚气,更帅气些。

姜晋和听了这话也没当真,几口咬碎手里剩下的冰棍,含糊着反驳:“黑怎么啦,我黑我健康!”

然后顿了顿,怼了一胳膊肘身边的少年,介绍道:“我哥们儿,季钟,放假比我早,特意来找我玩的。”

又扭头对表情淡淡的季钟介绍:“我表哥,秦雍,别太客气,喊雍哥就行。”

于是季钟抬抬眉毛,笑了一下:“雍哥。”

秦雍顺理成章地将眼睛放回季钟身上,却微微一愣。

先前离得稍微远了点不觉得,这会儿站近了看,却感觉有股说不上来的熟悉劲,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面善得不行,于是他一时卡了壳,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季钟这声“雍哥”。

姜晋和见他不说话,还以为他舟车劳顿给晒傻了,于是赶紧领着两个人回家,还主动拎过了秦雍的行李箱。

那行李箱不沉,秦雍就没和他争,而是趁着姜晋和拎着行李箱兴冲冲在前头领路的机会,落后几步和季钟并排走着,犹豫再三,还是皱着眉问:“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其实按说是没有的,凭季钟这张脸,他见一次就不可能忘得掉,可偏偏这由心底生起来的熟悉感又做不了假。

“雍哥,你是不是《红楼梦》看得有点入迷?你不是理科生吗。”

季钟抬头看他一眼——秦雍比他要高半个头,神情似笑非笑的,“跟贾宝玉见林黛玉似的,‘这个妹妹我见过的’。”

他说着,自己先忍不住笑起来,咳了两声勉强压住笑意,看着秦雍又故作老成道:“‘无妨,今日只做远别重逢就是了’。”

秦雍也有些忍俊不禁,掐了掐眉心,心说自己可真是魔怔了,就算这少年长得再是自己的菜,也没有这么搭讪的,何况他还是姜晋和的朋友——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于是他笑了笑,就把这事揭过去,不再提了。

 

 

 

评论 ( 12 )
热度 ( 15 )

© 云间有风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