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all冀。
微博@翻身的咸鱼不是好咸鱼
产粮缓慢但欢迎捕捉。

无题

京冀/双冀
*极端意识流
*烂尾预警,文笔拙劣

“你想什么呢?”
眉目艳丽的女人挑高了眉,面上显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来,“他能爱谁?他谁也不爱。”
景平昭皱了下眉,面上仍是平静的,拢在袖里的手指却蜷了起来。
“你的心思他未必看不出来,你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阿京你知道,他那个人看着多情,其实是最薄情的了。”
起了一阵风,女人放下酒杯,把歪斜披在肩上的大氅拉正,仰起脸来看天上光芒黯淡的太阳,语调漫不经心的,带着一点鼻音。
“我不是想得到他。”
年轻的城市低声辩解,“我是希望他不属于任何人……阿姐。”
被唤做“阿姐”的女人低下眼来看他,唇角勾了一下,笑意仍是浅淡的,眉目间的神情却是怜悯的。
她没有拆穿少年苍白的话语,只是自顾自地说下去,“我们这些人生来就背负着那么大的责任,放在自己身上的感情本就少得可怜,而我跟他又瓜分了这么一点点的‘私情’,就没多余的可以去爱上谁了——太难了。”
少年盯着不远处一块形状奇怪的假山石,又沉默下来,似乎是觉得身边这个女人喝醉了酒,满口胡言已经不值得去听了。
好在女人并没有指望他应答什么,但也不再说话,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周遭安静下来,一时气氛就有些尴尬。
良久,女人带着满身酒气站起来,碰掉了一只小酒杯却毫无知觉,一直藏在衣摆下的一双赤裸的足毫不犹豫地踩上了初秋雨后的泥土。她走了几步踏上鹅卵石小径,像是不觉得痛一般面色平静,嘴唇有些白,回头看他时眼神分明是清明至极。
景平昭皱着眉站起来,向她走了几步,“阿姐……”
“晏之。”
两个人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过去,看见身姿挺拔的季晏之正朝着这边走过来,面上神情似乎是有点疑惑。
他走近了,站到女人身边,低头看见衣摆下若隐若现的她赤裸的足,皱起眉头却没有多问,只伸手要将女人抱起来,却被拒绝了。
她飞快而低声地说了句什么,季晏之一愣,反应过来之后她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背对他摆了摆手,意思是不要跟过来。
景平昭没听见女人刚刚说了什么,却也并不担心她会将自己的秘密说出去。
他抬头看了看已经被乌云挡住的太阳,然后对仍旧皱着眉头的季晏之笑了一下,“哥,要下雨了。”
“嗯,要下雨了。”
季晏之最后看了一眼女人背影消失的地方,“我们回去吧。”
“好。”
然后他们走上了与方才离去的女人相反的方向,没有回头。

*本文设定是只有“冀”的意识体是两位,其余皆是一位
*“冀”的两位意识体共享一个名字,即“季晏之”

*多谢您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 ( 2 )

© 云间有风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