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all冀。
微博@翻身的咸鱼不是好咸鱼
产粮缓慢但欢迎捕捉。

【河北城拟联文】重温旧梦

#河北城拟夏日联文#

参与者:云间有风(ID云间有风)

角色:邯郸

设定:私设姓赵,名丹语,二八模样的老姑娘,心思细腻,有点傲气,本篇……嗯,随您开心

起止日期:七月二十五日至七月三十日

备注:有少量邢邯cp向出没

 

——

重温旧梦

 

 

赵丹语讨厌夏天。

邯郸城的夏天向来炎热,更因着前几日暴雨,最近天气都闷热闷热的,活脱脱像个蒸笼,她畏热,受不住这个,恨不得一夜满天飞雪提前入冬。

就是待在空调房里也不自在:今年不知为何身体特别娇气,空调吹多了她犯了偏头痛,又不敢关掉,来来回回反复折腾,一天下来她都蔫蔫的,气色也不好,没精打采的样子像是害了什么重病。

今日她实在是难受得不行,请了假回到以前置办的老房子里,大概收拾了下打算这几天就住在这儿,然后搬了把老人椅放在自家小院儿的树荫底下,换了身宽松舒适的衣服,拿着把大蒲扇坐在上头慢慢摇。得亏这今天天气还算凉爽,不然她现在也没这清闲福可享。

她听着远处蝉鸣断断续续地传过来,手中蒲扇有一搭没一搭地扇着,渐渐的竟生出了这些日子于她而言十分难得的睡意,偶尔清风吹过,斑驳树影轻晃着落在她身上,周遭没有人车喧哗,也奇异的没有头疼来叨扰,这难免让人心生宁静。

她想着,就这么睡过去吧,好好地睡一觉,补一补这些天亏欠自己的,说不定还能梦见从前的事,或者是那些被她遗忘在岁月尘埃里的旧梦。

摇椅不再摇了,握着蒲扇的手也渐渐松开了一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只小奶猫轻巧地跳上她的膝头,软软地“喵”了一声似乎在疑惑这个人类为什么一点反应也没有,而后自顾自地在她的腿上寻了个舒服的地方卧下,没有再动。

在自己刻意的放纵下,她终于沉入往日的梦里。

 

然而那并不是什么愉快的梦。

她梦见了自己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一件她干的蠢事,还和赵舜(邢/台)有关。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一名人类。

她那时候不年轻了,能算是个很年长很有资历的城了,却还是不懂得控制自己的感情,居然与一名人类相爱,这是不被允许的,无论是今日还是那时。

当时她的身份不为人所知,那公子只以为她是官宦人家的小姐,信誓旦旦说一定会上门提亲娶她,看着她的眼神深情款款,言之凿凿地许诺她一生的幸福美满。

大约是爱情的滋味太美好,从未接触过这些的邯郸城春心萌动,决心抛下一切要嫁给那位公子,整日焦急地在府邸中等待,幻想着自己以后相夫教子的生活,那段日子于那时的她而言,可真是甜蜜又痛苦。

当然,故事的结局不可能是那时的她所期望的:赵舜不知怎么得知了此事,勃然大怒,不仅寻了由头把那公子远远送走,还把她囚禁在府里,自己亲自照看,直到她明白自己到底做了多荒唐的事出来。

那时候她就是被情爱浇灌的娇花,哪里经受得住这般打击,每日哭闹,骄傲尊严全都不要,嚷嚷着一定要嫁了那位公子才好

如此不过几日她便消瘦了许多,赵舜虽冷着一张脸,可瞧着心里头到底是心疼的,但又清楚这一关她不过是没法子的,便只能按下疼惜的心来,由着她百般折腾也不去理会,非要让她自己想清楚不可。

然而在赵丹语被囚在府中半个月之时,出了变故。

被遣去远方的那位公子递了信来,大意是说他父母不同意他们的婚事,他自己又不知得罪了哪路神仙被远远遣走不能再回。他此去山高路远,与她恐怕再也不会见面,他的父母也已经为他安排了婚事,所以叫她别等他,早日找了好人嫁了,自己对不起她一片痴心云云。

信自然是先到赵舜手上,平日里多好脾气的一个人,还没读完就掀了桌案。

既是为了这男人负心抛弃她而恼怒,也是为了她因为这样一个男人就要抛下满城子民而生气。

怒气上头,他捏着那两张信纸就去找她,到了闺房见她犹在伤心难过,不由更加怒发冲冠。

将那薄薄的两页“断情信”扔给她,咬牙切齿地骂:“瞧你看上的好男人!我还当多心爱你!左不过就是个懦弱书生!娶你?他也配!”

她被他吓到,怔了许久才想起来要去看那信,不顾身份地蹲下身伸出细瘦的手去捡,还没读完已是泪流满面。

到了此时她已经没了去闹的气力,也不得不信:这么多天他都未曾来寻她,早就说明了一切,只是她不想相信罢了。

所以此时她哭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伤心,就那么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平日里那些傲气全都丢了个一干二净,哭得又没形象又没骨气。

赵舜发了火便后悔了,见她哭得悲切又难过就慌了手脚,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也蹲下来抱住她,绞尽脑汁地去哄她,一个劲儿地赔不是说他不该这么做。

而她一边哭一边拽着他袖子,嘴里还说着再也不想见到他让他走诸如此类的话,偏偏还死不撒手,把赵舜弄得手忙脚乱,心里也难受得不行。

最后她哭累了,小性子也上来了,抽噎着把他推开,嘟囔着要去睡了。然后就真的走进内室一头栽倒在床上没了声响,赵舜见此不好打扰,也轻手轻脚地离开了,临走还嘱咐婢女多注意,侍候的时候仔细些。

等到第二天,赵舜还没来得及去找她呢,她自己就过来了。

穿戴整齐,妆容精致,还是从前那个傲气又不失端庄的邯郸城地灵。

她行了礼,声音里含着点歉意对他说自己之前不懂事干了傻事,险些丢了脸面,多亏兄长照拂,此后绝不会犯同等错误,请兄长宽心。

赵舜这便舒了口气,又多留了几天见她确实没事,便返回邢台了。

至此,这事儿就算是了了。

赵丹语不明白自己好端端地怎么就梦见这事儿了,到现在她每每想起来都觉得面皮火辣辣的,实在想不通自己当初怎么就傻到那份上,好在没传出去,不然那群兄弟姐妹能一直嘲笑她到今个儿还没完。

 

醒来之后赵丹语发现已经是黄昏,周遭还是她入睡的样子,只是身边多了一人,穿着衬衫西裤坐在小马扎上,抱着一只不大点的小奶猫在逗,那眼角眉梢何其熟悉,不就是方才她梦里的人么!

见她醒了,赵舜便把小奶猫递到她手上,问她:“这是你养的猫?我过来的时候它就在你腿上卧着,我要动你它还不让,要挠我。”

她摇头,抱着那小奶猫坐起来,不由自主地笑起来,看着他说:“你私闯民宅。”

他没接话,抿唇笑了一下,站起来一边卷袖子一边往点了灯的屋子里走,“你不是头疼吗,就安心养着吧,今儿晚上我下厨,想吃什么?”

她眨眼,故意大声冲他背影喊:“红烧赵舜!”

赵舜脚步都没停,很冷静地回她:“好,晚上满足你。”

她大笑,抱着猫跟上去,看着赵舜局促在小厨房里忙活,扭头看到她就说:“去客厅等一等,别站在这儿,小心油烟呛着你。”

见她执意不肯走又叫她站远一些。

然后又专注地去炒菜,有油点子溅在他的衬衫上也不在意,偶尔看过来,眼眸里头像是有温暖的万家灯火,照得她心里热热的。

她决定不告诉他自己刚刚梦见了什么。

 

END

 

评论 ( 4 )
热度 ( 6 )

© 云间有风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