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all冀。
微博@翻身的咸鱼不是好咸鱼
产粮缓慢但欢迎捕捉。

一夜

01
王耀漫不经心地晃着手里盛着金黄色酒液的杯子,冰块与杯壁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叮叮当当的让他想起挂在小妹窗前的风铃。
他在等一个人。

酒保基尔伯特从恶友的调笑里脱身,躲到比较清静的王耀这边,手里拿着一瓶冷冻过的伏特加:“嘿,王耀,伊万那家伙今天晚上不会出现啦,他那个‘魔王都害怕的妹妹’到纽约来找他啦,他得去应付他妹妹。来尝尝那家伙家乡的酒吧?”
王耀酒杯里的冰块都化得差不多了,再喝也没什么意思,于是他说:“可以,而且你没必要向我解释布拉金斯基的去向。”
基尔伯特听到那个称呼,差点没绷住笑出来。他借着把酒杯放上吧台的机会看了眼面色沉静的中国人,突然觉得伊万真可怜,床都上过几次了还这么生分,也不知道是他不行还是这个中国人太薄情。

过了大约两三分钟,基尔伯特看见他的未婚妻伊丽莎白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就走了,而王耀等的人还没有到。
这时是23:17。

02
有更多人涌进这家酒吧,开始他们疯狂又美好的夜生活。
王耀的二弟王嘉龙也是其中的一员,这个话少的面瘫少年带着一帮人,乱哄哄的。他似乎有一种天生的号召力,好像每个人都会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
王嘉龙是先过来和大哥打了声招呼,保证会在早上六点小妹醒过来之前到家之后就融入了人群。

王耀揉了揉被吵得发胀的太阳穴,目光漫无目的地四处游移,他觉得无聊透顶,开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样一个地方而不是待在王家他的房间里看书。
安东尼奥喜欢吃番茄的小男友气哼哼地赶过来把已经喝得烂醉如泥的安东尼奥拧回了家;醉醺醺的弗朗西斯抱着刚刚从国外回来的初恋女友喊:“小贞德你别再离开哥哥了,你再走哥哥……哥哥就跟着你走”这样的醉话;基尔伯特把未婚妻堵在一个隐蔽的角落热吻;左边角落里的英国人正在发酒疯,他的美国男友正试图阻止他……

王耀抬手松了两颗衬衫扣子。
他等待的人还没有来。
现在是00:15。

03
王耀有些坐立不安,他不停地摆弄着手里空空的酒杯,琥珀色的瞳里蒙着模糊的雾,他有些喝醉了。
过了那么两三分钟,王耀起身上了酒吧二楼。
二楼与一楼的喧闹不同,这里很安静。
王耀眯着眼睛,摇摇晃晃地开了这里众多房间中的一个的门。
反手锁上门之后,王耀靠着门板,眼睛还没有适应突如其来的黑暗,高大的俄罗斯人就把他抱起来抵在墙上一边用力亲吻一边去解他的衣服。
一吻终了,两个人差不多都已经光溜溜地倒在了床上。
俄罗斯人的手指忙着在他后面搞扩张,闷着头不说话,中国人深深喘息的时候也没忘了心中的疑惑:“你不是去陪你妹妹……嗯……别碰那儿!”
伊万火热的吻落在王耀的大腿内侧,那是王耀最敏感的地方:“小耀吃醋了吗?真好。作为回报,万尼亚会让小耀哭着求万尼亚的。”
王耀张口想说话,却被伊万突然进入的那根火热给顶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布拉金斯基你他妈……”
“小耀喊万尼亚什么?”
不用看王耀都知道伊万一定是那副看似和善,实则留着后招折磨他的样子。
为了不被干得晕过去,王耀认怂:“伊万。”
“嗯?”
“你动不动。”
那玩意儿埋在他身体里不动了算怎么回事儿啊。
“哎呀,小耀真主动,万尼亚好开心。”
“艹!你他妈……嗯……轻点……”

现在是00:30。

END

我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我不会写肉!
谢谢观看!

评论
热度 ( 20 )

© 云间有风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