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all冀。
微博@翻身的咸鱼不是好咸鱼
产粮缓慢但欢迎捕捉。

【京冀】满庭芳

※题目是瞎选的词牌名
※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比较狗血,大概能写三年
※文笔拙劣,个人理解严重,请别抱太大期望


燕家的小公子生来体弱,从没记事儿起就开始喝药,一直喝到小公子十二岁那年,燕家主从外头领了位武师回来。那是个还没来得及下第一场雪的冬日。
这武师姓季,使刀,有一副丰神俊朗的好相貌,约摸是刚及冠,但笑起来时眉目间有不太明显的戾气,腰间挂着的刀鞘似乎都泛着冷光,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辈。
燕夫人私底下埋怨燕家主,无端找了这么个武师回来,一身杀伐之气,再冲了燕小公子的福报。
而燕家主只是摆摆手,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眉心点了一颗红痣的燕小公子把喝净了的药碗还给仆从,将坐在他对面的季武师打量半晌,才客客气气道:“敢问师父名讳。”
“禾子季,单名一个钟字。”
季武师把眼睛从小公子的脸上移开,又补了一句,“钟灵毓秀的钟。”
他的刀放在桌上,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贴着刀柄搭着桌沿,“季某从前是个江湖人,往后说话做事怕会不合府上的规矩,还望公子多包涵。”
话是这么说,可他的语气漫不经心,却是个没怎么把燕小公子放在眼里的态度。
小公子也不恼,只点了点头,道:“徒儿愚钝,也要师父多指教才是。”
季钟听到这话,把放在雕花窗上的眼睛又挪回来,视线扫过小公子只隐隐透着一点血色的薄唇,忽然笑了起来,意味深长道:“无妨,慢慢来。”
而后像是才想起来一般,慢吞吞从衣襟中掏出一块翡翠的平安扣来,放在燕小公子手边,道:“季某身无长物,这平安扣是师门传下来,勉强可做个信物;他日公子若是需要,也有那么两三个江湖朋友可供差使。”
季钟拿出来的这平安扣乍看去平平无奇,与寻常平安扣相比并无特殊之处,无非是翡翠的水头好一些;燕家不是寻常富贵人家,燕小公子又打娘胎里出来就多病,什么平安扣都见过了,而这一枚与那些相比,甚至没有其他珠宝配以佐饰,只是极简单的一枚翡翠平安扣。
燕小公子并未细观,先说一声“多谢师父”才把这平安扣也收进衣襟里去。
季钟嗯了一声,不再言语,又把眼睛放到窗子的花纹上面去了。
燕小公子看着他,片刻后终于轻轻皱了下眉。

评论 ( 2 )
热度 ( 5 )

© 云间有风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