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all冀。
微博@翻身的咸鱼不是好咸鱼
产粮缓慢但欢迎捕捉。

《画》

日光组
《画》

*umm……其实不吃这对,是一位可爱的小姐姐的点文


本田菊收到一幅油画,是从莫斯科远道而来。画很简单:只有一束插在细口瓶中的向日葵,色调却是偏红的;它被放在阳光下,花瓣看上去蔫嗒嗒的,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画的左下角用黑色颜料写了一串俄文,字迹有些潦草;本田菊看不懂,于是用手机查了一下,翻译过来就是很简单的三个字:献给你。
本田菊想了想,将这幅画挂在玄关,一进门就能看到的位置;因此,他后来每天下班回家之后,都要在玄关站上好一会儿。
某天一位友人来访,进门看到这幅画,笑着说:“这幅画可真好看,是本田君自己画的吗?真是厉害啊。”
“不,”
本田菊顺着友人的视线看了一会儿那幅画,最后只是笑道,“是在下一位朋友的作品,他是一名出色的画家。”


伊万·布拉金斯基收到了一条来自日本的彩信,内容是一张简单的素描,画的是缀满了半开的花苞的樱树枝桠,和一轮圆月。
他将这画翻来覆去地看,可还是看不懂,这让他有些气恼,一脸几天都摆着一张臭脸,也没人敢说他,或者问问他。
就算是这样,他也没有要去问一问这素描的作者的意思,仿佛多么伤他面子一般,就靠自己在那儿生想瞎猜,结果自然是什么也得不出来。
如此反复折腾,最后伊万还是没忍住去问了本田菊。在等待答案的时候,伊万承认自己是有所期待的,因为这个堪称娇小的东方人时常带给他惊喜。
可东方人说:“您误会了,我并没有别的什么意思。我只是想告诉您,日本今夜的月色十分美丽。”
他的话里似乎是带着笑的。
伊万走到窗前。
而莫斯科这时正在下雪,没有月亮。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云间有风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