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all冀。
微博@翻身的咸鱼不是好咸鱼
产粮缓慢但欢迎捕捉。

实维我仪 01

*普设,老秦少冀

*我流秦冀,三流爱情故事

*破镜重圆梗,以及酒后乱那个啥

 

渴求各位大佬评论!骂我也好求给评论!

 

陕西(男体):秦雍

河北(男体):季钟

河南(男体):洛豫

山西(男体):姜晋和


今夜有暴雨。

凌晨一点半,瓢泼大雨浇透城市的时候,季钟还被压在落地窗前面的地毯上,身上汗津津地迎合着秦雍的节奏运动,他手臂勾着男人的脖颈,头埋在秦雍颈窝里,尚有余力去控制自己不发出太过分的声音。

而秦雍一直用力抱着他,但一句话也不说,像是迫切地想要证明一些东西,动作激烈而急切,只在季钟忍...

【承张】如梦令

迟到了非常久的送给神仙画画的鹤鹤的生贺,祝她她永远美少女,每天都有粮吃!
@火烧鹤翅膀
 

*普设,少承老张

*我流承张,三流爱情故事,瞎写、乱嘚嘚

*有其他cp乱入

 

承德(男体):成顺意

张家口(男体):张垣

 

 

夏天的白天长,成顺意和同学勾肩搭背地从篮球场出来时,太阳还剩点余晖,一层橘红将散未散地挂在天边,照得人暖融融也懒洋洋的。

没走几步路,成顺意看见熟悉的白色SUV低调地停在马路对面,驾驶室的窗户摇下来,正对着这边,男人夹着烟的手搭在车门上,地上已经落了浅浅的一层烟灰。

成顺意冲着没什么表情的张垣笑了下,把手上篮球扔给...

【冬日联文】飞鸿踏雪

*邢邯cp向

*题目大概和内容没什么联系

*结尾强行煽情注意

 

出题人:浅森

对题人:云间有风

 

邯郸(男体):赵邯平

邢台(男体):赵信

 

——

 

冬日的天黑得早,赵邯平去城郊跑马,回来时酉时是刚过,天色就已经暗沉起来。

马被小厮牵走,他两步并作三步上了门前石阶跨过门槛,把马鞭扔给迎过来的管家:“叫人摆饭,快点!”

赵邯平跑马跑得大汗淋漓,头顶直冒白气,他抬手解了大氅一并扔给管家,“再叫人搬桶热水去我房里。”

说着,便脚步飞快地向自己的卧房走。

管家是习武之人,虽然年过半百,但跟着他的脚步是丝毫不见吃力,马鞭和大...

【秦冀】鹧鸪天

*我流秦冀
*题目是瞎选的词牌名,内容是我捏造的……
*实际上是写给鹤鹤 @火烧鹤翅膀 的,虽然拖了很久……
*求评论!!!!

“滚开。”
季钟拍开秦雍来扶他的手,眼睛半眯起来,抬手指了指门口,“出去。”
秦雍于是诧异地打量他半晌,才很犹豫地下定结论:“你喝醉了?”
秦雍很少和季钟一起喝酒,他又一贯克制,所以也就没见过传说中酒量不差的某人喝醉的模样。
季钟皱起眉头,口齿清晰地重复一遍:“出去。”顿了顿,又说,“秦雍,我不想看见你。”
两个人关系不冷不热好些年了,他从来是客客气气地喊“秦先生”,从笑容到措辞都让人挑不出半点错来,但生疏得过分。是以猛然听见他这一句,秦雍竟生出点恍若隔世的感觉。
季钟早年可没如今这...

【填词】燕城爱情故事

原曲:《来日方长》

和冰饮下那天  最温柔诀别
为自由宣告她  永不做笼中雀
转眼许多年  那少年已风流翩翩
一腔滚烫的血  不怕岁月迁
为正义慷慨上前  更执言
竟兜兜转转  也有并肩面对这天
原来人生的礼物独行过遥远路途   来得及 至穷途  不认输
俯身看  深渊间  有人破开混沌昨天  解放极夜荒原
就明白爱情之间没有人总是无辜  情债难欠相视一瞬间
最诚挚话语献给寒夜灯火缱绻  献给那人眉眼

惊觉割舍多难  醒悟还不晚
再试探又回转  总要有...

【京冀】满庭芳

※题目是瞎选的词牌名
※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比较狗血,大概能写三年
※文笔拙劣,个人理解严重,请别抱太大期望

燕家的小公子生来体弱,从没记事儿起就开始喝药,一直喝到小公子十二岁那年,燕家主从外头领了位武师回来。那是个还没来得及下第一场雪的冬日。
这武师姓季,使刀,有一副丰神俊朗的好相貌,约摸是刚及冠,但笑起来时眉目间有不太明显的戾气,腰间挂着的刀鞘似乎都泛着冷光,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辈。
燕夫人私底下埋怨燕家主,无端找了这么个武师回来,一身杀伐之气,再冲了燕小公子的福报。
而燕家主只是摆摆手,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眉心点了一颗红痣的燕小公子把喝净了的药碗还给仆从,将坐在他对面的季武师打量半晌,才客客气气道...

《画》

日光组
《画》

*umm……其实不吃这对,是一位可爱的小姐姐的点文


本田菊收到一幅油画,是从莫斯科远道而来。画很简单:只有一束插在细口瓶中的向日葵,色调却是偏红的;它被放在阳光下,花瓣看上去蔫嗒嗒的,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画的左下角用黑色颜料写了一串俄文,字迹有些潦草;本田菊看不懂,于是用手机查了一下,翻译过来就是很简单的三个字:献给你。
本田菊想了想,将这幅画挂在玄关,一进门就能看到的位置;因此,他后来每天下班回家之后,都要在玄关站上好一会儿。
某天一位友人来访,进门看到这幅画,笑着说:“这幅画可真好看,是本田君自己画的吗?真是厉害啊。”
“不,”
本田菊顺着友人的视线看了一会儿那幅画,最后只是笑道...

umm……这儿是云间有风,还有一只小可爱 @卷鸟儿
我们两个呢……试图搞点事情,但是两个人不够呀……所以……
呃,总之就是关于冀的一个群,大家来玩呀(◍•ᴗ•◍)

【冀中心】

“无奈我和你,写不出结局”
*灵感来源于冉语优大大填词的《一九八七》
*复健中。文笔拙劣。
*普设,没有明确cp向,冀中心吧,“那个人”代入谁都可以

因为一个人,季钟成为季钟。
从前他自我介绍的时候会说:“我叫季钟,季节的季,钟灵毓秀的钟。”
那是他名字本来的含义。
后来他遇见一个人,分开之后他的自我介绍就变成了:“我叫季钟,月季的季,钟情的钟。”
那个人很喜欢月季。
季妱为了这个没少骂他傻,吵他的时候就反反复复地说一句话:“值不值啊,季钟?值不值?”
不值的。
季钟自己也知道,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季钟出道第十一年的时候已经拿了好几个影帝,是正准备转为幕后的时候。
那年的中秋他照例和季妱聚在一起吃饭。正经八...

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大概是“来啊互相伤害啊”吧……

他立在一树开得正盛的太平花底下等我,眼睛上头蒙了一层三指宽的白绫,同时也盖住了大半张脸。我没问为什么,只是觉得可惜。
大约是听见了脚步声,他的脸转过来,薄薄的唇有些白,嘴角抿出一个向上的弧度来:“坐。”
我点点头,忍着笑意,故作忧虑道:“我听人说你蒙了眼,以为你彻底成了个瞎子,这才过来的。”
与我同行的人默不作声地坐下,双手放在膝上,腰背挺直,几乎是不自觉地摆出了最端正最乖巧的坐姿。
“也差不多了。”
他抬手摘下一朵太平花,放在手心里递过来,“你带了谁来?替我问好,然后将这个给他。”
一顿,他唇边笑纹深了些,补充道:“见面礼。”
“是个哑巴。”
我心情...

1 / 2

© 云间有风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