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半退,省拟小透明。
全员厨偏联五,天雷极东、法英。
大写的京津冀痴汉,冀哥儿/冀姐儿死忠。
热爱all冀。
微博@翻身的咸鱼不是好咸鱼
产粮缓慢但欢迎捕捉。

【冀中心】

“无奈我和你,写不出结局”
*灵感来源于冉语优大大填词的《一九八七》
*复健中。文笔拙劣。
*普设,没有明确cp向,冀中心吧,“那个人”代入谁都可以

因为一个人,季钟成为季钟。
从前他自我介绍的时候会说:“我叫季钟,季节的季,钟灵毓秀的钟。”
那是他名字本来的含义。
后来他遇见一个人,分开之后他的自我介绍就变成了:“我叫季钟,月季的季,钟情的钟。”
那个人很喜欢月季。
季妱为了这个没少骂他傻,吵他的时候就反反复复地说一句话:“值不值啊,季钟?值不值?”
不值的。
季钟自己也知道,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季钟出道第十一年的时候已经拿了好几个影帝,是正准备转为幕后的时候。
那年的中秋他照例和季妱聚在一起吃饭。正经八...

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大概是“来啊互相伤害啊”吧……

他立在一树开得正盛的太平花底下等我,眼睛上头蒙了一层三指宽的白绫,同时也盖住了大半张脸。我没问为什么,只是觉得可惜。
大约是听见了脚步声,他的脸转过来,薄薄的唇有些白,嘴角抿出一个向上的弧度来:“坐。”
我点点头,忍着笑意,故作忧虑道:“我听人说你蒙了眼,以为你彻底成了个瞎子,这才过来的。”
与我同行的人默不作声地坐下,双手放在膝上,腰背挺直,几乎是不自觉地摆出了最端正最乖巧的坐姿。
“也差不多了。”
他抬手摘下一朵太平花,放在手心里递过来,“你带了谁来?替我问好,然后将这个给他。”
一顿,他唇边笑纹深了些,补充道:“见面礼。”
“是个哑巴。”
我心情...

无题

京冀/双冀
*极端意识流
*烂尾预警,文笔拙劣

“你想什么呢?”
眉目艳丽的女人挑高了眉,面上显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来,“他能爱谁?他谁也不爱。”
景平昭皱了下眉,面上仍是平静的,拢在袖里的手指却蜷了起来。
“你的心思他未必看不出来,你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阿京你知道,他那个人看着多情,其实是最薄情的了。”
起了一阵风,女人放下酒杯,把歪斜披在肩上的大氅拉正,仰起脸来看天上光芒黯淡的太阳,语调漫不经心的,带着一点鼻音。
“我不是想得到他。”
年轻的城市低声辩解,“我是希望他不属于任何人……阿姐。”
被唤做“阿姐”的女人低下眼来看他,唇角勾了一下,笑意仍是浅淡的,眉目间的神情却是怜悯的。
她没有拆穿少年苍白的话语,只...

一周年快乐。

【河北城拟联文】重温旧梦

#河北城拟夏日联文#

参与者:云间有风(ID云间有风)

角色:邯郸

设定:私设姓赵,名丹语,二八模样的老姑娘,心思细腻,有点傲气,本篇……嗯,随您开心

起止日期:七月二十五日至七月三十日

备注:有少量邢邯cp向出没

 

——

重温旧梦

 

 

赵丹语讨厌夏天。

邯郸城的夏天向来炎热,更因着前几日暴雨,最近天气都闷热闷热的,活脱脱像个蒸笼,她畏热,受不住这个,恨不得一夜满天飞雪提前入冬。

就是待在空调房里也不自在:今年不知为何身体特别娇气,空调吹多了她犯了偏头痛,又不敢关掉,来来回回反复折腾,一天下来她都蔫蔫的,气色也不好,没精打采的样子像...

Eversleeping

她露出一个很浅的笑:“诚然的,你与他拥有同样的声音,同样的容貌,同样的身形,甚至同样的性格。”
“甚至现在你就代表他,你已经代替了他。”
“可同我一起经历了那些事的不是你。”
“你不是我爱的那个人。”

关于他们

这个脑洞记了很久了,但一直找不到感觉写不出来,所以趁着我还记得赶紧留下来!
如果哪位太太想写尽管拿去不要客气,但请标明出处谢谢√

——

某个阴雨连绵的天,朝中一位年轻的大人(以下称书生)受皇命来拜访冀姐儿(以下称冀大人)。
来的点儿不太凑巧,京公子正睡午觉呢,于是将书生引进内院的婢女请他动作轻些,公子正休息呢。
书生很奇怪啊,我来见冀大人,又不是京公子,为啥要放轻动作啊?
但还是照做了。
一进屋,行了礼稍一抬头,明白了。
罗汉床上的小桌撤了,冀大人穿得雍容华贵地坐在靠近门口的那一侧,却又见一个模样十六七岁的少年枕在她膝上,盖着一床薄被正睡着。
书生再细一闻屋里头点的香:安神香,可明白了。
冀大人声音轻柔地...

一夜

01
王耀漫不经心地晃着手里盛着金黄色酒液的杯子,冰块与杯壁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叮叮当当的让他想起挂在小妹窗前的风铃。
他在等一个人。

酒保基尔伯特从恶友的调笑里脱身,躲到比较清静的王耀这边,手里拿着一瓶冷冻过的伏特加:“嘿,王耀,伊万那家伙今天晚上不会出现啦,他那个‘魔王都害怕的妹妹’到纽约来找他啦,他得去应付他妹妹。来尝尝那家伙家乡的酒吧?”
王耀酒杯里的冰块都化得差不多了,再喝也没什么意思,于是他说:“可以,而且你没必要向我解释布拉金斯基的去向。”
基尔伯特听到那个称呼,差点没绷住笑出来。他借着把酒杯放上吧台的机会看了眼面色沉静的中国人,突然觉得伊万真可怜,床都上过几次了还这么生分,也不知道是...

© 云间有风—近日特别想搞事情 | Powered by LOFTER